Oíche ஐ

吞噬人类计划

你不在的第一天w
昨天的这个时候 我刚刚吃完三明治 回班收拾东西 你和在学校同班的两个妹子坐在最后排 吃不知道是哪家的外卖 他们两个吃一家 你吃的是自己订的另外一家 一下地理课你就飞一般地逃出去取吃的 然后慢悠悠地回

你说 自古以来 有多少少男少女都这样偷偷地喜欢着 爱而不得得多难受啊 他们都忍过来 忍过来
我记不清你的脸了 本来你就一直坐我身侧 我便不敢看你 也不敢大大方方地盯着你 只好埋头时细察你的裤脚 想象触摸你上衣的触感 这件衣服和我的那件质感好像 大约就是薄厚的差别
睿睿一个人去杨子的学校 一个人接触到他的同班同学 一个人死皮赖脸加了他班妹子的微信 一个人要到他的号码 睿睿多少次说不想继续了放弃吧反正没有希望 转手删掉他 又在几天之后闭着眼睛把杨子加回来

我不是睿睿 我只希望忘记你 忘记你闯入过我的世界 忘记小红的比喻
但是你看我现在还能把小红的原话复述出来 小红在第六天的课上举她一个人在外的例子 告诉我们女孩子单独行动真的很危险 然后她指了我和你 说 就比如你们俩 你们俩一人开一间房 哦哦不对拿你俩举例子不合适 然后小红指了他和另一个男生 寻思过后又说他们俩也不合适 又重新指向我和我后座的女生 小红说 你们俩一人开一间房 然后晚上的时候你们俩想串门 于是开始聊天说房号......
这样容易被坏人盯上哒哟
小红又说 你们现在还小 如果你们再大一点 就会有人复述你们的身份信息 自称是你老公 要你房间的房卡 有的酒店前台就直接给了
他在那儿笑 然后我就想 这个人如果是我老公呢

昨天 也就是最后一天 第七天的课上 小红问到了一个问题 我说海拔 他说纬度 小红笑着看我们俩 说你们两个说的是一个意思 都是影响温度的原因 后来就这个问题 讲到美国的农业类型分布 小红又问他什么叫冬小麦 刁先生已经有点晕晕乎乎了 我偏头看着他 终于可以大大方方地看着他 支声道冬天种的小麦 他就这样复述了一遍 小红笑道是吗 冬天种吗 然后唉了一下开始讲冬小麦春小麦的区别

笑)

我可想念刁先生了

开始写这篇的时候是11:27 现在是11:56 是我睡醒要赶紧回教室上政治课的时间 虽然对学科无感 但政治课是我最喜欢的时候了 有大把空闲可以观察他的动向
这小伙子上政治课怕不是老走神 书翻到的页跟老师讲的内容全然不一样 永远慢半拍 我猜是不好意思往后翻 不好意思哗啦啦找 因为班里特别安静 又偷笑是不是因为身边有我所以才一直这样唯唯诺诺 他昨儿倒是有一次怒翻书页的 听上去和看上去都是很气极了 我一下就想到高一时lmw打游戏 那时的我全然不敢相信平时那样安静的人会爆发出如此粗暴之养
刁先生是什么样呢 我用这一双还倾慕他的眼睛 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先写这么多吧 12:03 昨天的我 还嘻嘻笑着 张开每一个毛孔享受他在的日子呢
羡慕昨天的自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