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íche ஐ

吞噬人类计划

千代子只记得尚且稚嫩的自己站在床边,赤脚踩在地板上。那晚深夜归来的汽车照旧点亮昏黄的灯,透过家里的布帘子打进卧室。被子蜷成一只硕大的肥虫,裹在叫嚣女人的身上。女人蹬腿时的样子像是临死时抽搐的硕鼠。是十一月半夜没有暖气的日子,千代子戳在床与衣柜间狭窄的木地板,没有做出躲闪女人的动作。
“我坚信这是畸形的,扭曲的。”千代子适时道。“但你又怎么能说这是错误的呢。”说罢,她的头微微右倾,舌尖抵住上牙床,面上的明媚随我回忆的淡去化为碎片,消散在日光的明灭之中。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