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íche ஐ

吞噬人类计划

你是初冬的七日花火


她只是个无足轻重的过客吗

不 她是禁脔 是爱人 是睡梦中的轻盈 是不辞镜的朱颜 是嘴角转瞬即逝的辛辣酸甜 是媚生生的一股柔软 她是火热 是花瓣的莹莹滴露 是青年街头涂鸦巨大叉号的殷红色染料 是白色锦绸上一颗银针刺穿的血


我还想见董小姐一面 想来五年不见了 也不知她变成了什么样子 印象中那抹破冰一样的笑是印着太阳点点光斑的 可董小姐带给我的除了一点点废人睡梦中无用的意淫和现实生活压在本脑放头顶不轻不重多了少了都不算事的一根稻草

董小姐于我来说也不算什么了


裤子都脱了却像吃生菜吃到鼻涕虫一样戛然而止


十七岁真他妈烂

查出病以后深深松了一口气 周遭没人逼我了 同学看我经常缺课还递来了小纸条祝我前列腺炎早日康复(?)并配上了前列康
脑子一天比一天混沌 搜刮肚肠找不出一点能表达内心的文字 思维明显变缓 连现在打字想要写什么都不知道 也没有了码字表达内心的动力
吃药之后日日嗜睡 比之前更严重 双目直视镜中人呆滞木讷 脚下一软差点噗通跪在浴室地板
打字好累啊
想起来为什么打开lof了 是想记录刚刚他推门进来眼中的那抹厌恶

若不邂逅十七岁

放声哭出来 到底是什么滋味啊

吃多少粒安眠药才能死啊

距离上次的眼泪 约莫有一个月了吧
今天是你离开的第五十五天
对不起 这段时间里 我用瘦骨不禁秋麻痹了自己
我又翻了之前我们的聊天记录
我怨恨自己当初的害羞与矜持
无数次责备自己为什么在最该抓住的你面前停住脚步
明明你已经说出口了

我还记得那个星期六 寒冬初过但无比明媚的日子
我盯着“鳖儿吖”傻笑了一下午的数学课
那时本该想到 那时本应觉悟
离开的是你 一直跟我讲明风险的也是你
你早予我扎了预防针
我却沉溺在你轻缓明快的河流里
那时的我 将一切不好的东西杜绝

我睡觉啦
哭一个小时哭够了
我不再给你流眼泪了
晚安 祝愿你一世长安

of sure I wonder how I am alike right now.
and indeed I shall imagine my looking without words.